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

《這條錦鯉有毒》配影

顧小栗(女主角),樂觀開朗,隨遇而安,穿越到未知大陸的一條錦鯉身上,又因為不知名的原因,最後轉變成為獸人,戰鬥力普通,但卻擁有治癒能力,於是被獸人學校延攬入校擔任擔保人,長大後走廢材女友路線,平常是個軟萌少女,但發情期間會轉換成驕傲女王,最愛身嬌柔弱易推倒的病弱美男。

布萊克(男主角),傲嬌學霸,火龍一族,卻不太會控制自己的能力,一抓狂起來,全部的人都遭殃,前任擔保人因為控制不了布萊克而受傷,於是學校找來擁有治癒能力的擔保人,希望能降低傷害,原本就是各項素質皆頂級的S級獸人,龍族熱愛所有亮晶晶黃澄澄的東西,長大立志努力賺錢,平常是個話不多懶得理你的酷哥,單發情期間轉變成柔弱美男,讓女主角忍不住想OOXX。

跨物種的青梅竹馬戀情,顧小栗成為了布萊克的擔保人後,必須時時刻刻看著他,以免發生意外,也因為顧小栗的好相處,兩人很快就成為朋友,兩小無猜的過了好一段日子,終於布萊克的發情期到了,大概是到這邊,開始有非常明顯的感情轉折,布萊克意識到了自己的感情和衝動,但他不想承認,一直到顧小栗對他說出「我也喜歡你」,才真的敢放開心胸。是說,當初顧小栗被劫持生死未卜,布萊克就受不了發狂了,有沒有說這句好像也沒差,嘴巴不說,心理倒是很誠實。

顧小利的個性蠻像《我的男朋友是個病嬌》的女主角,不過布萊克比病嬌男主角可愛多了,另外全文走女主角吐槽歡樂路線,雖然女主角一直抱怨她說的笑話都沒人理,不過有搓到個人的笑點,很捧場地笑了。

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

《月夜花朝》一礫沙

顧勛,大理寺少卿,武功不凡,有謀略,擅心計,當年因出賣恩師而平步青雲,外人看來是賣師求榮的奸險小人,然而究竟真相為何?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薛玥,薛家後人擅機關陣法,行走江湖,以捉拿朝廷要犯換取賞金維生,真誠純良,待人以誠,必要時耍點計謀也是可以的。

葉逢春,輕功一流,武功了得,容貌俊美,雌雄莫辨,江湖人稱玉面羅煞,獨來獨往,專挑達官貴人打劫,然而冷漠的外表下,卻有著不為人知的悲慘過去。

故事分四部分,第一卷是序幕男女主角甫出場,薛玥被顧勛計算,不得已幫著官府抓拿玉面羅煞,誰知這一幫忙卻揭開了女主角父親鬱鬱而終的緣由,葉逢春受薛玥幫忙了結過去,過命交情讓兩人之後以兄妹相稱。第二三四卷就全都在鋪陳如何拉下大魔頭李元甫,謀殺事件一樁接一樁,顧勛使連環計和李元甫虛與委蛇,為的就是找到證據拉下他,誰知千算萬算,卻漏算了皇帝心思。

謀殺事件精彩,大概是融合了包青天和宋慈的劇本,感情戲也好看,循序漸進,可以看見男女主角隨著時間漸漸動心,最後變成醋罈子,眼中只容得下彼此,鶼鰈情深,讀完意猶未盡,來去找作者的其他作品好了。

《遇見你就爛漫了》蝶之靈

女主角前往美國求學準備投靠世交,男主角被爺爺和女性友人推出來接待,男主角百般不願,於是說了一個又一個誇張的謊言,找人假扮自己,打算讓女主角討厭他,快快離開此地,後來為了安撫爺爺,男主角又找女主角演場恩愛情侶戲,誰知最後弄假成真,騎虎難下,兩個人真的要辦婚禮了。

前面有點惡搞,女主角熱情開朗乃性情中人,男主角面無表情內心卻不斷OS吐槽女主角,故事進入正劇大概是後半,兩人不得以策略聯姻後,面癱男主角漸漸喜歡上女主角,開始有了不一樣心思,女主角有點後知後覺,一開始只覺得這傢伙好像怪怪的,不過朝夕相處下,再後知後覺也知道男主角的心思了,後半故事半寵微甜微虐,有甜蜜蜜的戀愛感。

第一時間系列,感覺還不錯,有機會找時間補完。

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

《嗚呼!佞臣當道》愛爬樹的魚

印象中很早以前的坑,沒想到最後補完了。

女主角萬翼驚世絕倫,風華絕代,宜男宜女,才貌無雙;男主角濟王祈見鈺有勇有謀,果敢陽剛。年少時兩人於國子監初相見,祈見鈺對萬翼一開始是厭惡,沒想到幾次意外事件後開始改觀,對萬翼開始有了不一樣的心思,少年情竇初開,還弄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,看到萬翼既歡喜又討厭,就像是個神經病,於是祈見鈺用最快的速度畢業從軍去,誰知該來的還是跑不掉。

萬翼原本只想當個紈褲子弟,誰知佞臣父親早死,為了整個家族,萬翼不得不女扮男裝走上從政之路,然後戰戰兢兢一路往權臣邁進,從七品小官做起一直到內閣首輔,權傾天下。

驚艷外表的形容詞太多,讀久了漸漸無感,感情中夾雜了太多的國仇家恨以及權力傾軋,用此來製造感情的衝突爆點,沒想到最後還被作者圓回來,也只能說句佩服。

《中國,失控中:大陸的機會和危險都失控,有人套利、也有人心血落空,你得先認清哪些現實》山田順

內容如標題,大概就是從日常生活中觀察到的小細節及大事件,來論證作者為何覺得「中國,失控中」,整體來說蠻像ptt八卦版裡的中國經驗分享,不過換個角度,用日本人的觀點來詮釋。

書名居然快比心得長!再寫些字補充好了,這也是清書架系列之一。

《壓扁草莓的幸福》田邊聖子

一直覺得自己還很多書沒有紀錄,最近有空,清書架中,差點忘記這本。

乃里子三部曲最後一集,乃里子厭倦了被當金絲雀豢養的日子,穿著最奢華的衣服;用著最高級的肥皂;住著最華美的大廈,一部分的自我卻逐漸死去,於是她體會到唯有離婚才是正解。這集大略從乃里子離婚後的生活開始,重拾創作,重建朋友圈,經歷了暗戀、結婚、離婚,徹底領悟了單身的自由自在,卻也在書末體會到像她一樣單身的朋友,一個人孤獨離世的寂寞,故事在這裡接近尾聲了。

非常非常細緻的情緒描寫,但是卻又不黏膩,有的作品濃濃的感情會壓的人喘不過氣,或許是乃里子的灑脫,讓書讀來意外的瀟灑俐落,另外被書裡的輕井澤描述打動了,青翠美麗的輕井澤。

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

《小主母威武》陽光晴子

女主角穿越到沖喜嫡長女身上,誰知還沒拜堂丈夫就先掛了,父親不願取消親事退回聘禮,夫家也不想收留一個吃白飯的,女主角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待在無緣丈夫家。

原主是懦弱無為的閨閣千金,女主角是自立自強的現代女性,女主角在得知自己處境後就開始動腦計畫一切,想辦法讓自己活得更好,這樣的女主角意外吸引到男主角。男主角是家族中的頂梁柱,努力工作養活一堆豬隊友,偏偏隊友還是天天扯後腿,累死男主角,於是和女主角訂下契約,各取所需,女主角幫他治家,他還給女主角自由,過程中免不了相互吸引,於是終成眷屬。

該有的都有,就很順的看完這樣。

《蕩婦要翻身》喬寧

書名有點奇妙,不過人物設定還蠻有趣的,如果把男女主角的雙強對立寫得更精采點,故事應該會更好看,原本是想多看點男女主角的鬥智鬥勇的,沒想到卻看到男主角的一片深情。

《穆如清風》燦非

《狂妄正傳》《煙波畫船》後代的故事,女主角是《狂妄正傳》瑾鳳和芙兒的女兒鳳寶寶,男主角是《煙波畫船》裡德貞和柳平姬的兒子穆清風,故事裡多多少少提到了瑾鳳和德貞兩對的後續,當年兩人為愛走天涯,幾乎是半放棄貝勒爵位隱姓埋名,究竟後續為何?在這故事裡或多或少側寫了,只能說厲害的人,不管是混朝堂還是混商場都還是一樣厲害啊!

故事走青梅竹馬路線,兩家是世交,穆清風和鳳寶寶從小就認識,原本就哥哥妹妹情誼,因為鳳寶寶和穆清風的妹妹交好,所以每次穆清風準備妹妹的禮物,也都會替鳳寶寶準備一份,隨著穆清風愈來愈挺拔有擔當,鳳寶寶也就愈來愈喜歡這位哥哥,少女情懷總是詩,故事前半段大多在描寫兩人的相處,以及鳳寶寶隱晦的喜歡心情,一直到柳平姬提到打算和瑾鳳家結親,穆清風表示自己無意,嚴詞拒絕,故事才出現另一波轉折。

就如同很多暗戀的故事,女主角暗戀多年,卻在告白後破局於死心遠離,這時不見女主角蹤影的男主角才後知後覺開始正視自己心情,發現自己的喜歡,開始發動攻勢,木頭男主角自然不鳴則已一鳴驚人,追女生都不用人教,技巧天成,讀者只要開心看甜寵劇情就好。

《人生若只如初見》季可薔
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霖鈴終不怨。何如薄倖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──清‧納蘭性德

男主角是不受寵的皇子,和女主角家中是世交,兩人從小一起長大,女主角從小暗戀男主角,男主角知道卻一直無法表示什麼,只能勸戒女主角,皇室黑暗,找個好人家嫁了,別倘混水,誰知女主角卻在議親前一晚對男主角下藥,讓兩人發生關係,這下男主角再也沒辦法把她推開,男主角冒著被父皇懷疑的風險,負責任的把女主角娶回家,誰知爾後一連串的風波,讓兩人當年青梅竹馬的單純感情,演變成宮闈權謀的互相傷害。

故事從兩人關係陷入冰點,男主角使詐重病女主角不眠不休照顧開始,故事採倒敘法,一一回顧過去。愛恨糾葛八點檔的節奏,虐心的相愛相殺故事,男主角理智尚在,但是還是為了女主角發神經做了許多讀者看來失去理智的事;女主角為愛昏頭,但某些時候卻也還算精明,在宮中還不至於被鬥死。(雖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對手太弱,主角光環強)

簡單來說雖然是虐書,卻也沒那麼虐,很順看完。

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

《鐵血與音符:德國人的民族性格》埃米爾.路德維希

書架上神奇的書,書櫃上總有些忘記當初為何為買來看的書。

作者從他所觀察到的「德國人民族性格」,再談到希特勒的崛起和「德國人民族性格」的關聯,最後建議二戰美國盟軍如何治理德國。

德國有偉大的哲學家康德,能寫出《純粹理性批判》、《實踐理性批判》和《判斷力批判》真神人也;偉大的音樂家貝多芬;偉大的文學家歌德,但大部分人民都只是國家機器的一小部分,二戰前後的德國人,崇拜軍權、強者、軍服、馬靴、擁有自由投票權的普魯士人民最後卻選出了希特勒,其實德國人並不適合民主(好熟悉的台詞)

作者從德國人民的角度來觀察德國人,讀完和目前印象中的嚴謹認真的德國人有段差距,腦海中首先浮現的是日本人的身影,人民是支持起國家金字塔的一塊石頭,無自由意志,以身為一塊石頭為榮,努力扮演好一塊石頭,一旦失去石頭的身分便驚慌失措,想努力變回石頭,石頭們需要領袖,於是希特勒登高一呼,人民主動歸隊,因而演變出一連串的慘劇。

作為二戰脈絡背景後的描述,或許現今早不可同日而語,不過卻在某種曾度上描寫了一戰和二戰間的德國人民,也算是一種另類紀錄。